多家媒体:反兴奋剂机构正式向前利物浦中卫萨科道歉

多家媒体:反兴奋剂机构正式向前利物浦中卫萨科道歉

虎扑11月5日讯根据The Athletic UK记者Matt Slater和多家媒体的多方报道,前利物浦中卫马马杜-萨科已经收到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关于在2016年向他发布禁赛令的正式声明以及道歉,而萨科方面则认为反兴奋剂机构做出的决定才是导致他离开利物浦的原因。

周三下午2点,在伦敦的一个公开场合上,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律师正式宣读了道歉声明。而这名现水晶宫的后卫还同时起诉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要求该机构赔偿1300万英镑。尽管私下的经济和解的细节仍然没有被公开,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证实,他们同意向萨科支付因为造成的严重损害而产生的所有合理的法律方面的费用。

该事件到底是什么?

萨科实在2016年3月17号对阵曼联的欧联比赛之后接受反兴奋剂的测试的。而2016年4月23号,在脂肪燃烧剂(Higenamine)检测结果呈阳性之后,萨科因为违反了反兴奋剂的规定直接接受了欧足联方面的调查,而这种成分是在他之前服用的Alphamine中发现的。

而在欧足联调查期间,利物浦和萨科方面达成了他不会进入球队名单的一个共识。2016年4月28号,萨科被临时禁赛30天,而这30天的禁赛使他不能参加当时在法国本土举行的欧联杯决赛以及最重要的2016年欧洲杯。

禁令在2016年5月28号到期,而之后脂肪燃烧剂才被发现不在禁用物品列表上,所以这个案件在2016年7月8号正式被欧足联驳回。

一年后,欧足联澄清了当时萨科的行为,并且开始批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当时对于脂肪燃烧剂的判断不够准确,并没有指出是一个明确的违禁药品,而更有意思的是,他们并没有在每个有检测资质的试验室里进行检测。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接下来做了些什么?

他们发表了一份声明,反对欧足联对他们的批评。反兴奋剂机构的一名发言人表示:“从2004年的禁令清单以来,脂肪燃烧剂都是一直被认为应该禁止使用的,但是直到2017年的清单上才首次被明确地列为选择性和非选择性β2受体激动剂的例子。”

“而关于马马杜-萨科一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他们的专家小组的支持下,彻底审查了整个案件的档案以及近期关于脂肪燃烧剂的文章。反兴奋剂机构赞同专家小组的意见,即脂肪燃烧剂是一种β2受体激动剂,确实属于禁止物品清单上的S3类。但是在仔细审查了案件的具体情况之后,反兴奋剂机构决定不提出上诉。”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本可以对欧足联在体育仲裁法庭为该球员澄清罪名的决定提出上诉,但是他们选择了不上诉。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星期三说了什么?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代理律师在法庭上道歉,称:“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撤回第一次和第二次声明中的诽谤指控,并为此道歉。反兴奋剂机构承认,在第一份声明和第二份声明中不应该提出诽谤类的指控,因为欧足联已经宣布萨科先生无罪。”

“反兴奋剂机构承认,萨科先生没有违反欧足联的反兴奋剂规定,没有作弊,没有获取任何利益的意图,而且是出于正常的想法。WADA对诽谤指控给萨科先生的名誉造成的损害以及给他带来的痛苦、伤害和尴尬表示遗憾。”

“为了表明道歉的诚意,WADA已同意向萨科先生支付一笔可观的赔偿金,而WADA还同意承担萨科先生在本次事件中所付出的合理花费。”

一位发言人后来补充道:“WADA证实,他们已经解决了与萨科先生的争端,自2016年以来,这个问题一直是一些媒体关注的话题。”

“除了公开法庭上的陈述(这是一项公开记录事项)之外,没有人承认负有责任。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将不会就与萨科先生的纠纷发表任何进一步的声明。”

Higenamine是什么?

Higenamine是一种在几种植物中发现的化合物,广泛用于运动和减肥补充剂中。它还作为一种β2受体激动剂被列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禁用名单,而是β2受体激动剂是一种最常见的治疗哮喘的药物。这些药物可以扩张气道,从而帮助氧气的吸入。

这个事件对于当时的萨科有什么影响?

2017年8月,利物浦将这名后卫租借到水晶宫。这位30岁的球员指责WADA的这一举动损害了他的价值,但WADA的律师1月份在伦敦的审前听证会上表示,萨科当时已经失去了主帅克洛普的青睐。

(编辑:姚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