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第34轮曼联对阵利物浦的“双红会”,因为曼联球迷抗议格雷泽家族的活动,出于安全问题的考虑,本场比赛被迫延期。据每日邮报的报道,一名63岁的曼联老球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尽管在参加抗议活动时遭到警方强烈抵制,自己的身体也因此受到伤害。但是这些并不能去阻止他想要反对格雷泽家族的决心,如果能让比赛以任何方式打乱或者再次推迟,这会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

  “自从1967年第一次和我父亲去看了曼联的比赛,我就一直支持着这支球队。在我看来,现在球队的所有者都是一些贪得无厌的人,他们把所有东西都拿走,只想着自己。俱乐部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宝贵遗产也被他们破坏着。巴斯比时代球队和工人阶级球迷之间建立的良好关系也在被逐渐威胁。”

  “我不认为格雷泽家族在上周五的最新声明缓解了局势,15年来我一直在反对他们,并且会一直继续下去。在上周日的抗议活动过后,我认为事情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有越来越多的人表示他们将会参加未来任何有关反对格雷泽家族的活动。一周前,我和我的儿子以及一群朋友来到了老特拉福德,在北看台外的栏杆上挂上了‘爱曼联恨格雷泽’的横幅,同时我们也加入了场外的抗议活动,当我们听说有球迷进入老特拉福德表达自己的抗议时,我们也不敢相信,但是我觉得这很棒。一开始并没有很多警察,人们也因为达到了目的而开始逐渐散去,但由于某种原因,比赛被取消了之后,事情就不再平静了。”

  “我不知道警察在那个时候为什么会采取如此严厉的措施,在人群最密集的地方,警察保护着入口,并且向人群喷洒了胡椒喷雾。我不知道是因为阻止人们抗议活动中的一些不必要行为还是他们听到了有一名同事在酒店受伤的消息,突然之间警察变得咄咄逼人。在新的骚动声响起时,我们在去取横幅的路上,在商店那里已经聚集了一群人,满地的瓶子和啤酒罐,警察用警棍殴打着人们,其中的一名警察几乎口吐白沫,仍然在做着手势,驱赶抗议的球迷。”

  “令我沮丧的是,大多数球迷都是普通人而不是惹麻烦的人,我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抱着双臂被警察打倒了,我去扶他起来,之后的20秒内我被两个不同的警察击中了7次,其中一个正拿着警棍指着我的儿子,可能是因为肾上腺素的缘故,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直到我回家看到那些伤痕才意识到自己被打了多少次,我的胳膊、腿上、肩膀上都有严重的淤青。没有人会宽恕球迷对警察的暴力行为,这是人尽皆知的,但是像我这样的球迷同样也是受害者。”

  “我将继续参加下次抗议,如果说曼联球迷决定去制造一些影响让比赛取消,我会尽我所能,无论是阻碍教练和他的工作还是在球队的酒店外制造混乱,我们会保证没有人因此受到伤害。继上次老特拉福德的事情之后,我认为安保力量会很强大,他们可能会去其他地方,但是我认为人们会去阻止他们。曼联将在周二(英国当地时间)主场迎战莱斯特城,但是我认为周四(英国当地时间)对阵利物浦的比赛会是更好的抗议目标,有了上次的抗议,这次应该会很难成功,但是抗议活动被组织起来,就会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愿意尽一份力,一些人在周日的事件后不会再参加活动,但也有些人热衷于此并愿意加入我们。”

  “毫无疑问,我会回来的,这些打击没有阻止我吃东西、说话或者走路,当然也无法阻止我抗议。和一些有很多人参加的示威活动一样,不是所有人都是暴徒或者类似的人。曼联已经融入到了我的血液里,发生在我身上的事让我更想走出去,做更多。”像索内斯这样的人问过,如果我们高居积分榜榜首,这是否会发生。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我们在弗格森的带领下赢得了很多东西,我们还有上千张他们的季票。这次抗议的原因并不是球队战绩上的不成功而是球迷对于格雷泽家族的愤怒。欧洲超级联赛是摆脱格雷泽家族的催化剂,因为它提醒了人们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我确实遭受过一些打击但我不会被吓倒,我们会把抗议继续下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