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进球网采访,克洛普表示利物浦99%的人已经接种了新冠疫苗,并用酒驾来和接种疫苗的争议做了一个有趣的比喻。

克洛普说道:“我想我可以说我们99%的人都接种了疫苗。我不需要说服球员,这是来自球队的自然决定。我不记得和球员们说过这个话题,也不记得有向他们解释过为什么应该这么做,我不是医生。”

“我会做的,就像我在其他很多情况下所做的一样,是给出我的建议,但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这个必要。”

“但总的来说,我们不被允许在这方面给别人建议。我是从哪里得到了接种疫苗是有意义这个信息的?我给认识多年的医生打了电话,我打电话问他们:‘你们怎么看?’我就是这样做事的;如果我想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那就去问专家。”

“这就是我接种疫苗的原因,因为我所在的年龄段可能比较棘手,我真的很高兴我能接种。”

“也许我有点天真,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不能给别人这方面的建议。所以如果我说‘我接种了疫苗’,人们会说‘你怎么能告诉我我应该接种疫苗?’我可以自己解释。”

“这有点像酒后驾驶,我们可能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喝了一两杯啤酒,以为自己还能开车。但是法律规定我们不能开车,所以我们就不开车了。”

“法律不是来保护我的,而是来保护所有其他人的,因为我喝醉了或喝多了而且想开车,可能会对他们造成伤害,我们接受这是法律。”

“我们都知道酒精对身体有害,但我们还是会喝酒。接种疫苗,我们认为它对我们的身体没有好处,尽管大多数专家告诉我们这是目前这种情况的解决方案。”

“我接种疫苗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是为了保护我周围的人。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是对自由的限制。因为如果这是对自由的限制的话,那么不允许酒后驾车也是对自由的限制,但我们都接受不能酒驾。”

“我们不能问别人是否接种疫苗,但我可以问出租车司机‘你喝醉了吗?’如果司机说‘我没必要告诉你’,我会说‘好吧,那我不坐你的车’。如果我醉醺醺地出现在办公室,他们会把我送回家或者解雇我。”

“我不明白。我接种了疫苗,是的,因为我关心我自己,但更关心我周围的人。”

“如果我得了新冠,自己受了苦,那是我自己的错。如果我得了新冠,然后传染给了其他人,那是我的错,而不是别人的错。”

克洛普还谈到英国疫情红名单导致一些球员无法去国家队的问题,他说道:“这是不对的,我非常严肃地看待目前的形势,我们该怎么办?我们只是把责任转移到球员身上;这等于在问他们‘你能接受回来后隔离吗,你想要这样吗?如果你不想,那就不要去国家队’。这是不正确的。”

“我不期望政府100%关心英超联赛的状况,也不期望它们关注特定球员的需求,但英超必须为我们的球员而战,然而现在的情况并非如此。”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